@台灣
搬家Again.

創作相關。
遊戲廢文。

版面真可愛 ♥
 

【全职高手】荣耀城里的大小事(Part1~4)

*全职高手同人

*古風paro

*CP:王葉、双花、喻黄、肖翔肖

*就是个逗比文,不要太认真(你

*感谢基友 @夏柳@下流 的脑洞跟我连在一起,然後就变成了陨石坑。

*年代感可能有些混乱,大家就别鞭了,就笑笑就好。


 

Part 1

荣耀城,食衣住行育乐样样有样样好。

百花楼的戏,百看不厌,当家花旦张家乐还是难得一件的苦情旦,演起那苦情戏,只能用个惨字形容,连看戏的大家都不忍阿。

百花楼隔壁那条巷子的兴欣酒楼最受欢迎的当之无愧是那说起相声风生水起,还自带仇恨范围技的叶修先生了。

那一勾一笑、一扬一顿,吊足了你的心眼儿,又不赏你个痛快,可谓让人恨阿。

 

而这可谓育乐的两大地点当红人物却是个水火不容,撤下旦角装扮的张家乐虽然长的白白净净但个性却十足是个爷们,打骂起来完全就是个不留余地,看看他常捧着东西往那最近城里楼少左一声师傅、右一声孙爷爷的孙哲平砸,那个力劲之狠啊!不过这都是题外话了。

张佳乐只要每次来到兴欣酒楼,叶修的段子十成里有九点五成都在左削右刨的损着台下人。

像是繁花血景戏千金,均为一得佳人笑之类的,惹的张佳乐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巴不得冲到台前揍那明显就是见着自己朝着这里狂放嘲讽的脸,而他身边的孙哲平则是嘴角抽蓄并伸手拉住那一副要冲上去跟他拼命的人。

 

等段子结束后,人潮都散了去,张佳乐就嘴上喊着叶修你妹你妹你妹你妹!!!的往台子奔去,而孙哲平只能无奈跟上。

人未到声先到,叶修一听就知道是谁,等人出现在视线里时,嘴角一扬说「哟哥逼你们来看相声吗? 要看就别一张脸苦嘛、呵。」

眼看这下去就是快打起来,酒楼老板娘让人把这两尊大神给请到了包厢,但包厢早已有人等在里面。

王杰希看着叶修带着两个人进来,不自觉的投来疑惑的眼神。

「张佳乐,白花楼当家花旦。」叶修用下巴指了指那被抓在怀里挣脱不能得人,「孙哲平,他男人。」

「叶修你妹!!谁我男人唔唔唔唔孙卓旁奴去死%$&(*#^%&*^」被抓去消音的张佳乐总是学不乖。

而看着这一幕的王杰希则是了然于心也就什么都不说,拉开身旁的椅子让叶修坐下,待叶修坐下并调戏了一会王杰希后,那边两人也终于分开。

「不过听说百花楼的戏,风评甚佳,改天去看看?」王杰希与叶修聊天聊到这头来了,而叶修看到那边忙完后,时机掐得刚刚好地回了句别把张佳乐两个形象兜一起,戏肯定会看不下去的。

即使上气不接下气,张佳乐还是耳尖的听到了叶修的话,不禁喊着「叶修我欠你嘛!!!!」

「非也,本是同根生,关心一下」叶修这头还在对张佳乐开着挑衅,那头孙哲平倒是与这人聊起来。

王杰希,荣耀城微草堂的大夫,医术高明还喝过洋墨水回来的,让那微草堂生意好得跟什么一样,车水马龙。

「王大夫、」孙哲平拿出两张写着百花楼包厢的票券放在王杰希桌前,「下场戏务必捧场。」

王大夫转头看着还在对人开嘲讽开得十分顺手的叶修,后者转过头看他那大小眼里写着期待,便啧啧两声接过那票。

「赏脸要请喝茶大孙。」

「行,一壶上等白毫。」不愧是土豪,出手就是不一样。

「再加一壶碧螺春。」但叶修也不会放走能多多剥削的权利。

「大孙你别给他加茶!!」某张名佳乐几乎跳脚了。

「放心,我买单。」归国大夫只是凉凉笑着掏出一小碟让人目瞪口呆的国外纸钞,花花绿绿的,上面还印了个大鼻子眼窝深邃的凹削男人。

「次奥,王大眼你喝过洋墨水就嚣张啊!!」

「乐乐、你想喝就说啊,我从大眼家书房带给你喝,我记得还有不一样颜色的呢。」

「No,我只是想跟叶修喝那壶茶」王大夫笑的温柔看向身边人。

结果有人被闪瞎有人被噎到。

 

 

 

Part 2

最近荣耀城有个大头条,满街都在传,连报纸也刊在了头条上。

【孙哲平盖戏院追百花花旦张佳乐,一夕千金只为抱得美人归】

「暴发户。」叶修拿着报纸啧啧两声。

「人真诚,好相处。」王杰希拿着钢笔刷刷流利地写着病历表。

「怎么搭上的?」人心中果然都有着想八卦的心,叶修看着王杰希那双大小不一却真诚的眼睛,感受到世风日下。

 

说到这孙哲平啊,其实原本也不是这荣耀城的人,但因为他的待遇实在太特殊了,大家久而久之也就认识了这么一个不爱说话长着有些粗旷的男人。

而特殊的待遇,只能从他的老板说起。

孙哲平是城里大员外的公子楼冠宁带回来的,原本大家还以为这楼公子终于转性了,结果却不是,倒是追着这孙哲平左一声孙大神、右一声孙爷爷的喊着,而这渊源其实就是根扫把罢了。

「大孙他阿,拿扫把打了楼少一脸,楼少武侠迷,就缠着他好上了,硬求他做师傅。」

这一缠就是孙哲平一日不答应楼冠宁,后者就一日不罢休。

而楼冠宁在知道孙哲平对百花楼花旦一见钟情后,二话不说就是金援。

「师傅要追师母?自然得出力。」楼冠宁笑得十分真诚,双手一推,一箱白花花的大洋便让他推出去了。

「我不做你师父。」孙哲平皱着眉将那箱大洋推回去。

「孙大神、孙爷爷,就当徒儿一片孝心,这也就一并当了学费,让徒儿跟了您学武吧!!」

「……你抓着扫把那么扫几天你就能的。」最后孙哲平还是被打动了。

那箱大洋最后他还是收了下来,但他为了张佳乐所盖的戏楼金额还是不够,结果孙哲平就在楼少院里扫了段时间的地并权当示范楼少眼中的武功给楼少看,但那薪水根本就是整个城扫地工人望尘莫及的数字。

于是乎,他就这么了的从孙工人成了孙大爷。

完全就是升职加薪、当上暴发户、变成孙大爷、迎娶张佳乐,走上人生赢家。

这么想想,是不是有点励志人心呀?

 

 

 

──

 

「得了,让他知道你用这说相声他不气?」

「他觉得有趣,就砸钱让我继续弄这段子了。」

「…………」王杰希觉得去了趟国外回来后,是否国土风情都不太一样了。

 

 

Part 3

关于荣耀城的官大人,那可是城里女性们的梦中情人啊。

「喻大人就是棒!哪像我家死鬼!!!」

「可惜喻大人似乎有心上人了,我听城郊那沈员外给他女儿安了相亲,你知道喻大官怎么说吗?我不能对不住他。唉!真苏!!」

「喻大官怎么没跟心上人一块呢?」

「据说是不能在一起的对象呢,肯定是省城千金;喻大官这守的真苦情…」

「好男人。」

「32个同意。」

 

这是个妇女支持率与八卦率最高的喻文州官大人。

 

「唉文州文州文州听说你又当选了什么妇女票选第一梦中情人跟省城最高人气官员奖耶,不知道这个奖有没有什么补助阿文州,如果有的话可不可以帮我重新壔一下冰雨阿?我觉得他最近钝很多啊,害我在追犯人的常常砍不到啊,这样就会没抓到人啊,文州你说好不好啊好不好啊文州,就答应我嘛,拜托拜托拜托拜托」

这就是传说中喻大人的心上人-黄少天,不是什么省城千金也不是什么高官贵人,他是荣耀城里一等一的捕快,最让人为知的特性就是那一长串像是不用换气一样的连环文字泡,不用说犯人,连一般百姓见了黄少天也都是跑,就像是那文字泡自带攻击性一般,一被缠上就会死无完肤,大概免疫的也只有跟黄少天一起成长的喻文州、脸皮厚的跟城墙一样的叶修,或是根本平静如水的少许人。

 

喻文州对于黄少天那一长串像是不给人拒绝的话语,只是笑笑的揉了揉他那一头最近刚修剪有些刺刺的头发说好,并附带一个被少女们命名为喻式笑容给那正喋喋不休的人,而自带攻击的文字泡,像是被打断施法一样的停了下来,只能愣愣的由着人摸摸这摸摸那的,最后摸到了内房去了。

 

所以说,一物还是克一物嘛。

自带攻击文字泡?一个喻文州勾勾嘴角,就什么都没有了。

 

 

Part 4

荣耀城里唯一的钟表行有个技术很精湛的师傅,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但最近,原本感觉生硬冰冷的店面多了些温度啊。

 

「唉唉小师傅,你看这表能修好吗?」老妇人像揣着宝物一般的将怀中物拿给正在店内清洁的青年,青年转过来的脸差点吓坏了妇人。

「我才不叫小,叫小是那个」青年虽然面色有些凶恶,但却依然帮老妇人传达了他来此的目的。

「喂小事情!!这里有嬷嬷想修老怀表!!」孙翔朝着店内喊了声,店内通往后面的门应声打了开来。

「您好,敝姓肖;荣幸为您服务。」带着单边镜框整体时髦值破表的温润师傅走过来接走那只表,对女士友善的微笑着。

 

这是生灵钟表行几乎天天上演的情节。

但从来没有人跟肖时钦抱怨过孙翔的待客态度。

大概是因为来的人大多是有些岁数的人,不跟年轻人计较。

但其实很多原因是小孩子活泼点挺好的、孙小弟野起来挺可爱的、虽然笨了点但这孩子还是很诚实、蠢蠢的孩子软萌萌之类这样的评语。

不过本人并不知道,只是觉得这些太太们每次盯着自己的眼神都让人有点背脊发凉,只好往肖时钦那移动,假装自己在认真学习。

但其实,根本是反效果啊,傻孩子。

 


----

用基友的小段子补足故事,对话很大部份是基友提供,我负责补。

所以算是共同创作!

感谢基友与我脑洞相连^q^


评论(2)
热度(26)
  1. 夏柳@下流雅治 转载了此文字
    恩就是如基友说的那样~此篇算共同创作。我们未来不黑暗,要阳光点,ooc脑洞不可免~因为是脑洞,别顾着
© 雅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