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搬家Again.

創作相關。
遊戲廢文。

版面真可愛 ♥
 

【Unlight】情人節不過是理由,結果是你的就好。/艾達羅索

情人節不過是理由,結果是你的就好。


* CP:艾達X羅索

* 特別提醒:艾達為艾妲性轉。

* 砂糖灑不用錢。

 


艾達起了個大早,目的地是廚房。他跟大小姐約好了要一起做巧克力,雖然不知道亡者的世界是否有過節的習慣,但就是想送,雖然那人可能不會喜歡。艾達邊想邊梳洗,不禁的對著鏡子勾起微笑。

返回房間輕輕撫著還賴在床上的人,紅色的羽睫輕輕顫動。

「…艾達?」睜開的縫隙只露出一點金色瞳孔,艾達知道這人還未睡醒,只是將他臉上的頭髮撥至一旁。

「早上跟紫頊大小姐有約,你繼續睡吧。晚點我在叫你,羅索先生。」艾達親吻了羅索的額頭,並幫他把棉被拉好,看著紅髮的人影咕噥了幾聲緩緩睡去後,就輕聲的離開房間。

 

「紫頊大小姐,早上好。」艾達對著早已等待在廚房的人偶少女打招呼。

「早安,艾達。」人偶抬起無表情的臉蛋,並對著艾達伸出雙手。

知道其意思的艾達伸出手將人偶少女抱起,然後詢問「那紫頊大小姐,我們現在要先做什麼?」將人偶少女先放置流理台上,然後從一旁搬過之前請阿貝爾作給人偶少女專門用的站台,再把其放到上面。

「…器具昨天古魯被布列逼著全部洗好了。」指著放置在流理台旁的幾個鍋子還有幾袋看起來像是食材的東西。

「喔、原來昨天晚上樓下這麼熱鬧是這原因,王子殿下真是辛苦了。」艾達笑著拿過那些東西並放到人偶少女面前。

「…布列比較辛苦。」人偶少女默默糾正男人的說法,想起昨天的大戰一陣頭痛,甩甩頭決定不要回想,決定開始之所以一大早出現在廚房的理由。

「艾達我們開始吧。」捲起袖子,雖然髒了有人洗,但會有人碎碎念。

「好的,但在這之前,紫頊大小姐穿上這個吧。」艾達拿過掛在一旁小小件的圍裙幫人偶少女圍上。

「…我都忘了有這東西。」愣愣的給艾達在圍裙上綁上蝴蝶結,等到艾達綁好後,人偶少女開始指揮著要如何如何。

 

就在廚房內兩人和樂融融之時,其實早已起床的一些人看著廚房內的情景,不禁覺得這景象溫馨到不行,於是全部散開去做各自的事情不去打擾他們,反正從廚房傳來的香味,連最遲鈍的阿貝爾都知道兩人在做什麼。

 

「終於完成了!!」忙了一個上午,人偶少女看著艾達把在冰箱裡的東西拿出來時,不禁歡呼。

「真是太好了呢,紫頊大小姐。」艾達將那整盤東西放在餐桌上,然後將人偶少女抱了過來。

「嗯嗯!」人偶少女開心的在盤子周圍觀望,然後拿出不知道何時放在一旁的包裝袋開始裝袋。

艾達正想要伸手幫忙時,卻被人偶少女塞了一個已經包裝好的巧克力。

「…紫頊大小姐?」艾達拿著那袋東西,看著頭也不抬繼續包裝的人偶少女。

「去吧,房間不是有隻貓在等你喚醒跟餵食。」人偶篤定的語氣彷彿知道艾達房內有人而且還知道是誰。

「在等待的時候一直看著時鐘,還將早餐放了一份在一旁。」人偶少女解釋著為何會知道的原因,並對著艾達揮揮手「去吧、餓壞了那隻貓,小心被抓傷。」

「…是,」艾達拿過一旁的托盤正欲離去時,像是想到什麼又轉過身來「啊、大小姐,謝謝你的巧克力。」勾著微笑微微的鞠了個躬,艾達踩著沉穩的腳步離去。

「呵、希望大家都能過個開心的情人節。」人偶少女將桌上的已包裝好的小袋子通通放進一個大袋子,「你說對吧、梅倫。」毫不意外出現在身後的魔術師。

「是的,紫頊大小姐。」魔術師笑著,然後抱起對著自己伸手的人偶少女,離去。

 

 

艾達靜靜的打開房門,不意外的看著像貓一般蜷曲在被窩裡的人,從被子開口只露出微微的紅髮,沉穩的呼吸顯示著此人還未甦醒。

艾達想著平時張牙舞爪的人,睡著時卻是如此可愛而露出寵溺的微笑,悄悄關上門,並將托盤放置在床邊的矮桌上,然後坐上床沿準備喚醒他的睡美人。

「羅索、羅索先生,醒醒。」艾達伸手將羅索包住自己的棉被掀開一角,並輕柔的拍打著羅索臉頰。

「…唔、不要…」羅索迷糊的抓住那隻擾他清夢的手掌,並將其墊在臉頰下。

「不行喔,已經快中午了,請起來進食吧。」任由羅索將自己的手拿去當枕頭,艾達伸出另一隻手將羅索連同被子一同撈起的摟在胸前。

「…唔唔、再…五分鐘…」對於突然懸空後又落入安穩的空間,羅索只是喃喃的念著,並在艾達摟好他後,自己調整了個舒適的位置,準備陷入他的五分鐘。

「呵呵、這是不行的喔,就算羅索先生表現得如此可愛還是不可以。」艾達將羅索臉上的髮絲撥至一旁,就低下頭吻上羅索的唇。

不重不輕的吻,就只是覆在上面,過了幾秒後,艾達看著人影終於打開他的眼睛,金色的色澤映照在艾達的眼裡。

「早安,羅索先生。」艾達親吻羅索的額頭,臉上溫和的神情是羅索睜眼後看見的第一個表情。

羅索不假思索的拉下艾達的頸,就又是一個吻,但卻別於剛剛的點到為止,羅索吸吮著艾達的唇,艾達也順著羅索的意,直到艾達察覺羅索的手開始解起他的鈕扣時,他終止了這個吻。

「剩下的事情,晚上才可以喔。」笑著將被打開的鈕扣用單手扣回去,不意外的看見羅索不滿嘟起嘴的表情。

「天氣很好,適合外出活動。」艾達解釋著,但卻不受羅索認同。

「在房內也能運動。」羅索任性的回答,並在艾達的懷裡磨蹭。

艾達不禁莞爾只好溫和的安撫著懷裡的任性工程師,然後拿過放在一進房就放在托盤上的其中一個盤子,並不意外看見羅索皺起的眉頭。

「吃完,就答應你一個請求,好嗎?」艾達將盤子拿到羅索眼前,像海水一樣藍的瞳孔溢滿著溫柔,讓想吐出拒絕話語的羅索感到一陣為難。

沒有食欲吃不下的心情逐漸被艾達溫情的攻勢給壓制,只好吶吶的說「三個,不要拉倒。」伸出手指比出了個三,臉上還佯裝兇狠,但看在艾達眼裡是可愛到不行。

「好的。」艾達拉過羅索的手吻上,並想著其實不用這樣要求,不管羅索有多少要求他都會盡力答應他,不禁莞爾一笑。

「笑什麼啊你?」羅索拉扯著艾達的臉頰。

「嗯…沒什麼。」艾達笑著拉下羅索拉扯自己的手,然後拿起盤子裡的三明治遞到羅索眼前。

「……哼。」羅索像是不滿又像是妥協的哼了聲,接著張嘴咬下眼前的食物,並想著一年到底有幾天的起床都是這樣度過的咀嚼嘴裡食物。

而托盤裡的三明治跟沙拉還有牛奶就這樣在無聲的餵食環境下被消耗掉了,其中包括羅索故意將咬進嘴裡的食物又餵給艾達讓其幫忙消耗的份量。

「終於吃完了~」羅索在把最後一口餵給艾達後,開心的語尾上揚,讓艾達不知道到底是該開心還是無奈的把羅索遞過來的食物吞下肚。

「那羅索先生想好要什麼請求了嗎?」艾達看著從剛剛就一直盯著自己的羅索。

「嗯、我想想…」羅索將手撐在下顎思考著。

「首先…要先說你是神燈精靈然後有何吩咐。」羅索勾起不懷好意的笑容。

「…我是您的神燈精靈,親愛的羅索主人有何吩咐。」艾達笑著回答,口氣平常的像是常說一般。

羅索對於艾達的反應感到滿意,親了艾達臉頰一下,繼續下達他的請求

「再來,交出你口袋裡的東西。」伸出手索討。

羅索雖然不喜歡巧克力也壓根沒有過節的意願,但聞著艾達從一回房間身上就帶著滿滿甜蜜的巧克力味,就有種其實情人節也不壞的想法,但卻發現艾達一直沒有表示,只好逼迫他上繳貢品。反正那巧克力一定是給自己的,就算是給別人的自己也不准。

「…口袋?」艾達思考著口袋有什麼東西需要羅索開口索取,然後想起「啊、羅索先生你不說我還差點忘記了呢。」艾達失笑著拿出收在上衣口袋那大小姐在自己要離去前給予自己的巧克力。

「所以其實要拿去送給別人的嗎。」羅索挑著眉,雖然是疑問的口氣卻帶著濃濃的醋味,連艾達都察覺到那放在語氣裡的酸味。

「呵、怎麼會呢。」艾達將巧克力放在羅索伸出索討的手掌上。

「非常好。」羅索將到手的巧克力從包裝袋裡拿出來。

「接著…你要對我說什麼呢?」羅索把巧克力咬在嘴上,對著艾達眨著那對金色的眼瞳。

「…情人節快樂,羅索。」艾達笑著就著巧克力吻上羅索,巧克力就這樣溶化在兩人嘴裡。

一吻畢,羅索舔著沾在嘴邊的巧克力,然後將艾達推倒。

「再來,就可以正式的過情人節了喔。」趴在艾達身上的羅索舔舐著一樣沾在艾達唇邊的巧克力。

「羅索先生!這已經超過三個請求了阿…」艾達些微無奈的摟住趴在自己身上的人以免他摔下去。

「反正不管幾個請求,你都得答應我啊。」羅索跨坐在艾達身上,居高臨下的看著被壓制在自己身下的男人,臉上寫著狂妄。

「對吧,我的神燈精靈。」

「是的,我的主人。」艾達將羅索抵在自己胸膛上的手拿到嘴邊親吻。

「那你準備好要收情人節禮物了嗎?艾達。」羅索將手抽回,並解開自己軍綠色大衣的鈕扣,然後不意外看見男人原本清澈的海洋藍眼眸變成了深海。

 

其實,情人節也不壞嘛。羅索在理智被情慾沖散前這樣想著。

 


---------------------------------

還是個久遠的東西,這種撒糖不用錢的文章,我牙疼阿。

情人節賀文,可惜我每年都在去死去死團,哀傷阿……

 


评论
热度(3)
  1. 壹叁肆贰雅治 转载了此文字
© 雅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