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搬家Again.

創作相關。
遊戲廢文。

版面真可愛 ♥
 

【Unlight】Smile or Kiss?/艾達羅索

Smile or Kiss?

 

* CP:艾達X羅索

*特別提醒:艾達為艾妲性轉。貝林達為貝琳達性轉。



羅索跟艾達吵架了,這是新的一年大宅目前最不可思議的事,大概也能列入目前十大不可思議的事件之一,眾人這樣說。

艾達的好脾氣,幾乎是眾所皆知。

平日溫和有禮,笑容可鞠,號稱宅邸最受歡迎的男人,再加上可以忍受羅索平日尖酸刻薄的話語跟大多數不合理的要求,會跟人吵架,還真是一大奇聞。噢、貝林達的惡意挑釁就算了,那根本是讓人肝腸寸斷的場合。

話題還是回到主題,這對幾乎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情侶檔,竟然會吵架,原因實在讓人好奇。

不過礙於,羅索本來就沒人有意願去問,會被充滿王水的話語潑就算了,更可能遭到一陣毒打或平白成為實驗題材,但更沒有人敢去問平日溫和有禮,但上戰場卻一副變了人樣,目前還擺著一副生人勿近臉的另一個當事人,所以只好從那一臉沒事人坐在連隊騎士膝蓋上喝茶的人偶身上打探消息。

不過卻只得到一句「床頭吵,床尾合」這種聽起來就一點實質幫助意義都沒有的答案,讓眾人只能望著那從門縫就能感覺到南極天氣的房門去胡亂猜測一番。

 

 

羅索不發一語的縮在房間角落的單人沙發上,平時這張椅子上總是塞著他與艾達,艾達會摟著他然後幫他翻書頁、伺奉茶、餵點心,但他現在用著拒絕的姿態在說明他的憤怒。

早先的吵架與肢體接觸──不好的那種,讓他與艾達臉上與身上都充滿了些許細微的傷口,但他沒心情治療,也拉不下臉關心,雖然那頭金髮沾著灰讓他覺得很煩燥,不過他卻不想示弱,因為不是他的錯。

而艾達怎麼會不懂羅索在表達什麼,但他只能苦笑地用著那雙藍到像天空就在裏頭一般的眼眸看著他。

他知道羅索不弱,甚至比自己強大,但誰會願意看見心愛的人受傷,艾達不介意自己身上有多少傷,但他介意羅索身上的一切,連一絲絲的小傷口都不樂見。

而引起吵架的原因只是大小姐心血來潮的說著要去散步,於是帶著他們倆在附近繞繞,原以為附近的怪物構不成什麼威脅,卻忽略了偕同大小姐出門的戰士只有他們兩人,防禦也就不是那麼的無死角,導致離人偶較近的羅索想為此擋刀,但卻被艾達推了開來,攻擊也硬生生的打在艾達身上。

那原本會打在自己身上的攻擊,卻在那人身上開出了血花,讓羅索很不開心,他覺得艾達不信任他,雖然他知道他為他好,但他沒有柔弱到需要被保護。

於是,他們吵架了。

吵得不可開交,甚至羅索在那已經乾涸的傷口上,又添了新口子,都無法平撫他心中的不滿。

他是羅索,他不弱,他不需要被當成溫室的花朵。

他知道艾達懂,但卻──‥

 

羅索將埋在雙臂裡的金眸抬起,他與那盯著自己望的藍天視線交會,他瞪了一眼,又將視線往地上望去,打算眼不見為淨。

不過艾達卻靠了過來,並在自己跟前蹲了下來。

他喊著羅索,將那因握槍與操縱稈長著硬繭的大掌蓋在自己膝上。

吶、羅索。艾達喊著,他看見羅索的身軀動了一下,他知道他有聽見他說話,於是他繼續喊著他的名說著他的話。

羅索,我只是不想看你受傷。

你不喜歡我保護你我知道,但我無法忍受眼睜睜看著你受傷。

吶、不要生氣了?

可以看我嗎?

好不好?

羅索?

一聲聲的低語從前頭傳來,像在低語一般音調一直在挑著羅索的神經。

羅索抬起眼,他發現那雙眼睛一直盯著自己瞧,深情的、真摯的、寵溺的,還有很多很多愛,一直從天空落了下來,然後他掉進了海裡。

愛語在耳旁響起,像是隔著水一般。

我愛你像海浪一般,從耳朵往心裡推進。

 

哼、不要以為這樣就能打發我。羅索任自己摔進艾達的懷裡。

艾達只是捧起他的臉說著,再送個微笑好嗎?

而羅索只是勾著唇說,塞牙縫都不足。

 

那,吻一下,好嗎?

 

你說呢?

 

 

 --------------------------------

半夜寫什麼文啊我,該寫的不寫,硬要不務正業(吐血身亡

唉唷這對總是再撒糖,我要蛀牙了(ry



评论(2)
热度(3)
© 雅治 | Powered by LOFTER